嘟比小故事

夢想之都、蝴蝶、精靈

【小說創作】夢想之都 跨年番外篇 by小希

  天外冷颼颼,外頭正下著雪。
  如今2021年就要過去,準備迎接2022年。
  夢想之都中心擺放著一大顆耶誕樹,閃閃發亮的吊飾和那一大顆的星星,嗡嗡手背在身子後方仰望著。

  耶誕假期,從十二月二十二日到一月五號。
  趁著這麼長的連假,夢想之都的核心成員決定好好裝飾這個空間。
  那天杉樹駐進時,小嘟比還興奮的繞著樹木「weeeeeeee 」的飛。
  嘟比則是不知道從夢都哪裡天空一隅摘來一顆超大星星頂在頭上,以及其他小星星裝成三大袋。
  那時候帶回夢都時,一群人全部傻了眼。
  「嘟比,妳從哪裡帶來這麼多星星的?」CB率先回過神,略顯無言詢問。
  「嗨、CB。呃、這個唔——世界盡頭?」不得不說身為吉祥物的嘟比頭頂著一顆大星星,萌度真的上升很多level,想兇也兇不起來。
  但袋子一倒滿地的星星亮度真的⋯⋯讓人晚上也不用睡了。
  蹲下身撿起一顆星星,碎月別過頭看著沉默的嗡嗡,「這個該怎麼處理?相信我真的丟給兔乃和莫嵐,他們會生氣的。」
  畢竟應景歸應景,但門面還是有負責團隊在管轄。
  「⋯⋯至少她不是拿著一堆臘腸揮著說要裝飾聖誕樹。」
  說遲不遲,此時夜緋羽剛好拿著正在退冰準備當點心的一根臘腸走進大廳,然後就聽見了嘟比歡樂的聲音。
  「喔耶!是臘腸!好吃的臘腸!」都比振翅飛翔衝了過去,下一秒夜緋羽手中的臘腸就這麼不見了。
  「等一下!那個還沒——退⋯⋯冰⋯⋯」
  「硬硬的臘腸!好吃的臘腸!」坐在剛擺正好的杉樹頂端,嘟比非常歡樂的揮著臘腸。
  再一次獲得眾人全部的傻眼。
  「嗡嗡,我覺得嘟比需要給醫護組看一下。」以上出自於同為美宣部的葛蕾特湊到嗡嗡耳邊所說。
  然後被可愛又耳尖的嘟比聽到,「嘿!嘟比很正常!揮臘腸是很棒的運動!我們應該用臘腸裝飾夢都!」
  嘟比剛說,下一秒直接被CB阻止,「先不要,感覺很醜。」
  總而言之在大家的強力阻止下,夢想之都的聖誕樹並沒有掛滿臘腸,撇除大家半夜要抓某個不睡覺覬覦裝飾大樹的甩臘腸精靈。

  「嗡嗡。」一道聲音拉回正在回憶的團長,回過頭來者是CB。
  見對方不斷睇著「逃過一劫」此時正綻放自己光彩的耶誕樹,CB揚起淺淺笑意,「不工作在這邊想些什麼?那天嘟比哼的歌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CB的特殊技能,嗡嗡頓時無語。
  對,雖然後來在大家極力努力下,嘟比放棄臘腸裝飾。
  但——
  嘟比很喜歡唱歌,還會自己編歌。
  那天氣鼓鼓臉漲得像顆氣球的嘟比突然哼起了耶誕歌。
  剛開始大家還沒想太多,直到後來他們發現歌詞有點奇怪。
  細耳一聽,頓時發現歡樂的歌詞似乎有些奇怪。

  「On the eleventh day of Christmas
  聖誕節的第十一天

  The bee has sent to me
  嗡嗡給了我

  Eleven brand new houses
  十一棟新建的夢都房地產

  Ten scary creepers
  十隻口怕的苦力帕

  Nine pics of minecraft
  九張麥塊的照片

  Eight person working
  八個爆肝中的人

  Seven golden coins
  七個金幣

  Six fresh livers
  六顆新鮮的肝臟

  Five furry rabits
  五隻毛絨兔兔

  Four dancing faries
  四隻跳舞的精靈

  Three frozen sausage
  三條冷凍臘腸

  Two extra workers
  兩個額外的員工

  And the recipe for cup of honey tea
  還有一杯蜂蜜茶的食譜」

  聽清楚歌詞後,現場眾人不是撫額就是憋笑。
  而身為長期跟嘟比相處的嗡嗡、CB、兔乃和莫嵐則是已經習慣。
  哪怕後來嘟比將此取名為《來自蜜蜂老闆的十二道陰影》。
  想至此處,CB看眼下只有兩人,終於忍不住輕笑,「還好有阻擋嘟比嚷嚷要做的『蜂蜜茶』。」
 比起其他人他們更聽得懂弦外之音。
  歌詞的蜂蜜指的是嗡嗡,worker則是CB,毛茸茸兔子是兔乃,房地產則是嗡嗡名下資產。
  不用說就是嘟比的抗議法。
  聽言嗡嗡臉上微哂卻又無可奈何,「畢竟我們說過,嘟比喜歡嘟比開心,不太誇張就隨她吧。」
  「就算她真的把你做成蜂蜜茶?」CB偏頭作勢疑問。
  「那也要她捨得啊。」低笑三聲,看向那樹頂上的大星星,「她那麼喜歡我們,應該捨不得在今年最後一天變成血腥嘟比吧?」
  新的一年見血可不是一件好事喔。

  只不過⋯⋯嗡嗡低估了嘟比的能耐。
  就在四個小時後,夢想之都收到了一個可怕消息。
  嘟比正在煮蜂蜜茶湯。
  那時的大家正在開會中,聽到中心發出的警告猛然愣住,但嗡嗡本人還在現場。
  那這所謂的「蜂蜜茶」從何而來?
  趕緊收拾東西趕往廚房的眾人看著杯盤狼藉慘不忍睹的環境,一旁對小嘟比已經掛在垃圾桶上。
 從餐廳門口探進來,嘟比滿臉食物渣渣,眼底非常興奮而且滿臉容光煥發亮晶晶,她說:「weeeeee!嗨,世界,新的一年來喝蜂蜜茶!」
  這下子連嗡嗡頭都開始痛了。
  「⋯⋯嘟比妳是用什麼食材煮的?」CB代表大家提問。
  嘟比燦爛一笑說:「嗡嗡用過的東西喔!」

  那一天,嘟比煮的「蜂蜜茶」沒人敢喝;那一天沒人清楚到底原食材有什麼。
  那一天,《夢想之都》傳說又多了一個。

【小說創作】夢想之都 #2 by小希

  枯燥乏味的一天,上一天的課,聽著老師講古、還有因為團體期末報告膠著以至於團隊發生爭吵,所有雜事壓在腦袋上,覺得胸口很悶、腦袋很脹。
  回到房間也懶得整理,書包隨意丟在地上,手中的書也直接隨便放在書桌上的一個角落。
  癱在椅子上,整個人仰靠著椅背看著天花板。
  深呼吸幾次,五分鐘過後整個人比較冷靜時,才回到正確坐姿。打開筆記型電腦,將鼠標移到網頁上,點開所有社群媒體帳號。
  確認社團上面教授與助教們發的公告、社群裡頭的一些重要事項回報,所有一輪工作細項全部確認完畢,才打開自己的信箱,準備好好整理一下因為放一陣子沒除草而有些亂的信件。
  一封一封的打開確認,但大多數也都是一些廣告信件。就在差點要開大絕刪除所有未讀訊息時,一封信件吸引了自己注意。
  「《夢想之都》邀請函……?」熟悉的名字,卻一時想不起來。原本手撐下巴的無聊樣子轉成手壓太陽穴,「好熟悉……在哪裡聽過?」
  但自己始終沒有印象有在網路上任何一家問卷是跟這個名字有關。
  反覆呢喃著這個名字,就在快要有頭緒時,宿舍門被打開。
  走進來的室友手中拿著一盒不知名的箱子說:「回來了?怎麼不把包裹也拿進來?」
  「包裹?」室友一襲話轉移了自己的注意力,起身離開位子湊到室友身邊。
  「上面都屬名你的,你沒拿還是舍監讓我拿上來的。」
  「謝謝啊。」接過盒子,上面除屬名是給自己的之外並沒有些寄件人為誰,打開盒子,裡面是一副眼罩和一封信件。
  很好,現在確認這東西應該不是自己訂購的,首先自己本來就沒什麼網路購物的習慣;再來這東西絕對不是自己會買的。
  再來一個地方宅,可不記得最近有跟誰特別要好,好到會讓對方特地郵寄眼罩。
  走回座位上,看著這盒裡的東西,頓時覺得心裡有些毛毛的。
  先拿起附上的信打開來,一眼就又是《夢想之都》,瞪大雙眼手上的文字彷彿與電腦上的G-Mail吻合似的,耳邊傳來如風鈴般的清脆叮鈴聲,青草香若有似無的飄在鼻尖。
  一陣睏意席捲而來,眼皮倍感沉重,再一次睜眼時映入眼簾的又是那片青青草原。

  『歡迎來到《夢想之都》,請先確認你的名字。』

  一道聲音自天空傳來,抬頭望著清澈無雲的蒼穹,只覺莫名其妙。
  明明自己剛剛還在宿舍。
  「什麼鬼啊!」

     『歡迎來到《夢想之都》,請先確認你的名字。』

     聲音再次傳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聲音入了耳中卻無法分辨是男生還是女生,卻能感覺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就好像是淡淡敘述一件事情。
  「我要回去,讓我回去!」

  『歡迎來到《夢想之都》,請先確認你的名字。』

  「我說讓我回去!」然而無論自己怎麼大吼,遠遠都只能收到同一句話,也不知道嚷嚷了多久,喉嚨都乾啞了,卻仍一點辦法也沒有。
  最終累了只好席地而坐。坐下之後再一次壓壓自己頭疼的太陽穴,回想著這整個詭異情況。
  在剛剛的怒吼發洩中,他想起來自己確實曾經到過這裡,但那只是一場夢境不是嗎?
  那現在會不會也只是夢境?
  一想至此便用力往自己的臉上捏下去。
  會痛。所以不是作夢?
  不對,有時候做夢、腦袋會把現實的痛感在夢境裡頭做模擬,所以這根本無法算準確。
  而且手觸碰的草皮,空氣中的水氣和迎面而來的風,這些感受都是如此真實。
  以前看過一些實驗,有說腦袋有時候會自動合理化並且模擬人們之前的經驗值,因此——這不會是真的吧?
  很努力的說服一切都只是在做夢,但不斷跳疼的腦袋讓自己很難確認一切真假。
  誰能想到小時候總幻想穿越到異世界,長大後這些想像早就被自己拋諸於腦後,如今真的實現心中不僅沒有任何興奮,只有滿滿的「他媽的」三個字。
  「算了。既來之則安之。」放下按著腦袋的手,抬起頭對著看不到的系統說道:「我要取名!」
  眼前出現如電影上的虛擬鍵盤,讓自己輸入。
  愣了三秒,才回過神趕緊輸入名字。
  其實腦袋也沒有想很多,想說名字隨便取就好,就隨意輸上了「貓咪」。

  『很抱歉,此名字已有人使用,請重新輸入。』

  「嘖。」不過也不意外就是了,腦海偏頭想會兒,又輸入「海鷗」。

  『很抱歉,此名字已有人使用,請重新輸入。』

  「……」這一次改輸入「蒟蒻」二字,然後又一次獲得同樣的解答。
  看來現實生活中可以想到的物件大多都有很大機率已經被人取名走,拇指與食指摩擦幾下,又輸入了幾個名字。
  「冰樂。」

  『很抱歉,此名字已有人使用,請重新輸入。』

  「夜緋羽。」

  『很抱歉,此名字已有人使用,請重新輸入。』

  「葛雷特!」

  『很抱歉,此名字已有人使用,請重新輸入。』

  深呼吸吐氣、深呼吸吐氣,只是一個系統只是一個取名,沒必要生氣,氣死人不償命,歲月不饒人。

  猛地,腦海中閃過一個名字。

  「這應該不會有人使用了吧?」
  「碎月。」

  『很抱歉,此名字已有人使用,請重新輸入。』

  「……」好想罵髒話,可以嗎?
  取個名字怎麼這麼難?

【小說創作】夢想之都 #1 by小希

  早上七點半鬧鐘不間斷地響著,隔壁室友早上八點的課,卻還在賴床。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用棉被把自己的耳朵摀住,可仍然阻斷不了那努力不懈奮力工作的交響樂,忍無可忍之下掀開棉被直接拿起一旁的抱枕丟了過去。
  原以為就算沒有打到鬧鐘至少可以打到人臉叫人醒,可終究還是高估了自己的手腕力道,枕頭拋物線落到的地方恰恰好就在床邊木沿,然後落至地上。
  撫住額頭深呼吸吐氣,自己的課是在下午一點,別讓怒氣占據睡眠時間,最終選擇俐落些,起身、爬下樓梯,然後再爬上室友梯子、爬上床。
  別懷疑,沒有要夜襲,天都亮了。請放心,不會殺人,未來還很美好。
  替對方把鬧鐘關了,瞥一眼還在賴床決定壞心一下,讓對方遲到這麼一次。
  又一次上述爬上爬下行為,爾後回到自己溫暖被窩,抱著棉被滾了一圈,因為被吵醒就算想睡也得稍等一下,只好閉上眼睛讓自己心情沉澱。
  不知道過了多久,鼻間嗅到了青草的香、耳邊聽見風的吹拂,然後有一片東西覆在自己臉上,影響了呼吸。
  好不容易才睡著,又被吵起,只有一個想法:很煩!
  拿下臉上那片東西倏地睜開眼,這才發現是一大片的樹葉,而周遭的環境也不同。
  「這裡……是哪裡?」入眼的是難得才能看見的蒼穹與雲朵,身下的柔軟是一片綠茵,草地上開著一朵朵不知名小花,耳邊還能聽見細碎的腳步聲如動物竄躲。
  緩緩起身,環顧四周空氣難得的乾淨還帶著露水的清新。
  驀然空中一道影子飛過,然後又後退嚕飛回來。眨眨眼睛待看清楚是什麼東西時,腦子一片空白。
  那不是我們平常看到嗡嗡嗡的蜜蜂,也不是安靜無聲採蜜的蝴蝶,那是——淺藍色的鮑伯短髮搭配妹妹頭,穿著大地色斗篷與掌心同等大小的……精靈?
  只見那小影子飛到自己身邊順時鐘繞了三圈、又逆時鐘繞了三圈。
  呆愕看著眼前的影子有些腦袋轉不過來。
  「是外來種耶!」小藍色精靈飛到自己眼前,三秒後指著自己鼻子大喊。
  不知道為何覺得拳頭有些硬。
  忍不住地抓住眼前小精靈,一半洩氣一半是想揉,所以拇指不忘在那肉嘟嘟的臉頰下用力蹭兩下。
  「啊!是壞人壞人!」小精靈推著拇指,氣鼓鼓的臉就像麻糬一樣,「小嘟比要吃掉你!」
  「原來你這變異性昆蟲還有名字?」
  「生氣氣,壞人要吃掉!」
  「小嘟比,不可以。」溫潤嗓音突如其來從身後出現,毫無腳步聲。
  瞬間轉過頭,有些意外自己的警戒心居然這麼低,而且還是兩個人在身後。
  「是嗡嗡!是嗡嗡!」彷彿見到救星,叫做小嘟比的小精靈眼睛睜亮亮,對著……一名蜜蜂,對、就是蜜蜂喊道:「壞人要吃掉掉!」
  而在蜜蜂身後的是一名用黑色斗篷把自己包裹緊實,只露出一雙眼睛和額前碎髮的人。
  放開手中的生物,壓了壓自己的太陽穴,開始回想自己是不是最近要期末有點累過頭?又或者是前幾天線上遊戲打太久?
  小嘟比精靈快速飛到蜜蜂身邊,躲在那黃色圓滾滾如一顆球頭上還戴著耳機的身子後方,然後探出頭對著自己吐舌。
  「看來回去得教嘟比一些禮儀,不然小嘟比會被她弄出一些奇怪觀念。」蜜蜂淺笑無奈嘆息,「小嘟比,你先去米格那邊吧。」隨後他回過頭對著身後之人頷首。
  而後蜜蜂把目光放回自己身上,他說:「不好意思冒犯了。小嘟比還在教育階段。」
  「……這裡是哪裡?」比起這個怎麼回到現實比較重要,而且眼前的……生物?還該說高智商蜜蜂看起來不像剛剛的小嘟比那麼好玩,只能警覺地與對方保持距離。
  「嗯?」聽言蜜蜂臉上出現了疑惑,隨後像是了然一般輕笑,「原來是誤闖進來的。」
  ……誤闖?
  「沒事。歡迎來到《夢想之都》,我是這裡的團長,我叫嗡嗡。」
  「請問副團長是蝴蝶還是蒼蠅呢?」
  蜜蜂嗡嗡笑容僵住,顯然沒料到這個問題。
  兩秒後失笑回答,「不是蝴蝶也不是蒼蠅,我沒有副團長。」
  「真可惜,想說會不會有機會看到真正的鷸蚌相爭。」
  反正都是夢,自己的夢胡搞瞎搞總不會真的醒來屁股上被蜜蜂叮了一個包吧?而且蜜蜂都會說話,昆蟲都會變異了,自己亂說話應該沒關係。
  「呃……」
  「壞人壞人!小嘟比要讓兔乃吐你奶奶!」
  誰能解答一下,「吐奶」又是什麼?
  看著夢裡眼前奇怪的三個人,腦海裡面只有滿滿的問號。
  顯然地小嘟比的話語某方面朝了很奇怪的方向走去,黑色斗篷名叫米格的人,低下頭輕敲了小嘟比,然後小嘟比發出了「噢」的聲音,就變成一顆草莓麻糬鼓夾著臉。
  「抱歉,我們的精靈沒把吉祥物教好。」咳了兩聲,嗡嗡問:「你是怎麼#&*%@……」
  一連串雜音出現,隨後是刺耳的「鈴鈴鈴——」伴隨著一聲慘叫,畫面的景色猛然褪去,隨後意識立刻回籠,下一個動作便是張開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昏暗的天花板,以及室友崩潰喊著「自己遲到了這學期要被當」等話語。
  撐起身子扶著腦袋,腦海中回放剛剛的夢境場景,只有一個想法:這他媽什麼鬼夢境?
  自己都已經不是小朋友了!